佛舍利为佛教传世之宝,阿育王寺得其一颗,实非常可贵。郭子章所修之志,列有《舍利缘起》之目,罗列前人文章。有关舍利之事,又散见于《王臣宗事》栏,但缺乏系统。畹荃续志,未记舍利之事。今专立《舍利志》,概括前事,续写后事,瞻垂永久。
  纪元前四百八十六年,释迦牟尼涅槃,弟子阿难等荼毗其身,有骨子如五色珠,光莹坚固,是为舍利,乃戒、定、慧,熏修所成。至前三世纪,阿育王统一印度,归信佛教,取佛舍利,造八万四千塔以盛之,令四天下供养,安于“八吉祥六殊胜地”。东震旦国得十九颗,鄮山为“八吉祥六殊胜地”之一,得一颗,显著特异。
  西晋太康三年(二八二),有僧慧达,偏求舍利于洛下、齐城、丹阳,皆勿获。行至会稽鄮山,忽闻地下钟声,慧达哀求益切。越三日,舍利塔从地下涌出,其相青色,似石非石,高一尺四寸,广七寸,露盤五层,四角挺然,光明殊胜,慧达遂结廬守护。
  东晋義熙元年(四零五),安帝始构塔亭覆盖,度二七僧护。
  宋元嘉中(四二二――四四零),文帝增创祠宇,认为舍利塔封袭未严,斫木为浮屠三层函之。
  梁普通三年(五二二),武帝命建殿堂房屋以奉舍利。大同五年(五三九),武帝改浮屠为五层,绘帝暨昭明太子像,藏于塔内。赐黄金五百两,造铜佛四百躯,写经论五百卷,铸四铁鼎以镇四角,免其田赋,派兵三千防卫。
  陈宣帝(五六九――五八二),度僧守塔,如義熙数。
   唐中宗(七零五――七一零),遣使赐金,又下诏加护舍利。
  武宗(八四一――八四六),滅佛,塔归越州官库(今浙江绍兴)。
  宣宗(八四七――八五九),重兴佛教,舍利塔从越州官库迁至开元寺(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,诏天下州郡各建一大寺,以纪年为寺号,此开元寺,想在越州)。时鄮山僧诉于观察判官蒯希逸,始还归鄮山。
本网站由 宁波在线网络信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留言板 | 联系我们 | 浙ICP:浙ICP备10048608号 www.nbayws.com